首页 都市卻龙 下章
第四章
张雷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一刻了,他到家时父母亲都还没有回来,只有一个人在。张雷看见在厨房里忙着做晚饭,他兴奋的叫道:“我回来了。”张雷的熊玉妹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

 可是看上去却象个四十岁的女人,因为保养的好身材还没有变形,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长,赤着脚穿了一双高跟的细带凉鞋,张雷偷看着只见她那白色衬衣下面一对丰的双还很,从白色的衬衣里映出了她里面红色的罩。

 而下身紧紧的长将她那圆润的部包裹得紧紧的,从后面可以很清晰的看出她竟然穿的也是细小的三角内,真是风韵十足。张雷撒娇似的从后面将头放在她的香肩上说:“,你做什么好吃的呀?”

 熊玉妹一看孙子娇笑道:“知道你要回来,所以烧得都是你爱吃的。你闻闻香不香?”张雷笑了笑说:“香是香,可惜,”熊玉妹一听问道:“可惜什么?”

 张雷的在耳边说道:“可惜就是没有的身子香。”说完她使劲的闻着从秀发里散发出的成女人特有的身香。熊玉妹一听粉脸羞红一片,娇嗔道:“臭小子,对也这般油腔滑调的。”

 张雷一看的表情,内心的火腾的一下直冲大脑,他突然搂住的细说:“,你是真的好香嘛,雷儿每次闻着你的香味就会很兴奋的。”

 熊玉妹一听粉脸更红了,听着孙子开始说起不着边际的话来,而且还用手搂着自己的身,娇嗔道:“臭小子,还说,快走开,不好烧菜了。”

 张雷知道自己的亲被自己的话语挑逗的情泛滥了,不由的更加大胆的将身体紧紧贴着的后背,撒着娇说:“,好,就让雷儿抱一会儿吗,”熊玉妹只觉得孙子的手越来越不老实了。

 而且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下那东西正坚硬的顶着自己的部,她的脸更加羞红了,一手扶住抄菜的锅子,一手忙去把火关上。张雷兴奋的将双手轻轻按在的双上温柔的着,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的房好软哟,”熊玉妹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酥软了。

 全身无力的靠在孙子的怀里,呼吸也明显的加快,连忙用手抓住孙子的双手,娇声呻道:“雷儿,你干嘛,快放开!”

 此时的张雷火已经攻心,他的说道:“,就让孙儿摸摸嘛,”熊玉妹呼吸急促,将头靠在孙子的肩膀上,羞红了脸呻道:“乖雷儿,别这样,我可是你的亲呀,”张雷看着风韵十足的亲

 突然吻住她那红润的双,熊玉妹一惊双手用力的抓着孙子的手臂,只觉得天眩地转,然后就感觉到孙子的舌头顶开了自己紧咬着的牙关勾住了自己的舌头起来。

 熊玉妹守寡将近二十年,如何受的了年轻孙子的如些挑逗,紧张与害怕,兴奋与刺将她的整个身心都占据了,张雷一边着亲甜美的香舌,一边用手着她前丰的双,全身兴奋的血快速的动着。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张雷才松开。熊玉妹被电话铃声惊醒过来,逃似的来到客厅,拿起电话。

 “喂,妈呀,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建强他今天值班,也不会回来了。”熊玉妹听出这是儿媳妇张清打来的,她紧张的看了看正在关门的孙子,内心的刺与恐惧让连话都不敢说,只是“嗯”了一声。当她想说时,张清已经挂下了电话。

 张雷笑着在身边坐下,一把将她的细搂住,声道:“,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熊玉妹羞红了脸,用手将自己的秀发拔到耳后说:“是你妈打来的,”张雷一听是母亲打来的,双眼就更加火往外着,他继续声道:“哪妈妈是怎么说的?”

 熊玉妹想起身离开孙子身边,可是被孙子强行拉回坐到了沙发上,她呻道:“你妈,你妈说她晚上不回来吃饭了。”

 张雷兴奋的一把将抱起声道:“哪太好了,,孙儿从外面学了一套按摩的手法,现在给你试范一下。”

 熊玉妹羞红了脸娇声道:“乖雷儿,放下,不要,”张雷不听将抱回父母亲的卧室,熊玉妹一看脸更红了。

 此时此刻自己就好象是一个新娘一样被孙子抱进了儿子和儿媳妇的房间,她娇声的哀求道:“雷儿,不要呀,我可是你的亲呀,”张雷一把将倒在父母亲的睡上,看了看头父母亲恩爱的结婚照。

 只见母亲那美绝伦的脸蛋上幸福无比,身穿白色的婚纱将她那傲人的身材衬托得娇无比,真是人犯罪。

 他一边看着母亲的结婚照,一边将亲熊玉妹身上的衣服解开,然后亲吻着她的双,激动的吻着着她的香舌。

 熊玉妹只觉得自己竟然没有了反抗,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刺,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孙子将自己的衣服去,走,长去,就连哪小三角内也被去了。

 张雷看着赤,心里羡慕不已,已经快六十岁的女人了,可是身材仍然保养得如些完美,雪白的肌肤,微微下垂的双,平坦的小腹和充无限惑力的户还有哪雪白的大腿在微微的颤抖着。

 他的将自己的去,熊玉妹一看到孙子那无比长的大茎后,忍不住紧咬双,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没有看过男人的茎了,此番竟然看到了亲孙子的那茎,她只觉得头晕目眩,紧张的神情带动她那赤体在轻轻的颤动着。

 张雷笑着用嘴含住前丰的双起来,一旦女人的被挑逗起来,就会忘记一切。熊玉妹全身最感的部位就是头,此番被亲孙子用嘴含着着,让她觉得无比的兴奋,不由自主的高自己的部,双手紧紧的抱住亲孙子的脖子,从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人的的呻声。

 张雷的看着已经被自己挑逗的高涨的亲,心中的火无比的兴奋,他又看了看头上的父母结婚照,心里恨恨的说道:章建强,你夺取了我心中的爱人,我就要占有你的亲身母亲,你玩我的母亲,我就你的母亲。

 内心无比黑暗的张雷,对着父亲的画像的笑了笑,然后抱起的双腿,将自己那无比大的茎毫无保留的进了亲道里。

 “啊,痛死我了。”熊玉妹二十多年没有经过男人的滋润,此番被亲孙子如此巨大的茎强行全部入,只觉得自己的道被填充得又严又实,一种说不出的足感充斥全身,而张雷更加兴奋,没想到快六十岁的女人了。

 她的道竟然如此的紧窄,那娇壁死死的包裹着自己的大茎,让他觉得无比的舒服,不由得开始大力的起来。

 熊玉妹自亲孙子的大道那一刻,就已经达到高了,大量的水和道外淌着,滋润了张雷的大茎更加快速更加有力的

 张雷双手搂紧亲的细,快速的着她那保养完好娇无比的道,只觉得自己快飞上天去了,俯下身子吻住亲的双着她的香舌。

 而熊玉妹则主动的配合着亲孙子对自己的,一种超越伦理道德,冲破血忌的快让她发出了的呻声“啊,乖雷儿,亲孙子,你好猛哟,了。

 啊,好啊,好,啊,好舒服呀,啊,”张雷听着亲在自己的之下发出了的呻声,内心的火更加的高,他一边着身下的亲,一边抬头看着父母的结婚照。
上章 都市卻龙 下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