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卻龙 下章
第三章
黄美英只觉得自己的门里被年轻男人大的茎狂而出的烫得全身一颤一颤的,再也忍不住快和高,从道里狂出大量的,全身软软的瘫在上。

 张雷趴在她光滑的玉背上息了片刻后,看看时间,不知不觉和中年美妇已经玩了两个半小时了。

 已经是傍晚六点了,他从中年美妇的身上爬起来,一边穿衣一边看着被自己过后的美人的体,心中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的自豪。

 终于迈出了人生重要的一步。张雷穿好衣服后,看着仍旧趴在息呻的中年美妇黄美英,的抚摸着她雪白光滑的玉背和部,声道:“好老婆,我先回去了,以后我会联系你的。”说完他将黄美英的黄挎包拿了过来,将她的身份证取出来。

 然后又将刚才哪个男式钱包放进自己的子里,并将黄美英的女式钱包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张银行卡和几千元钱,他的看了看黄美英,将钱全部拿出来放进自己的子里,然后拿着黄美英的手机拨打着自己的手机。

 黄美英慢慢翻转过身子,双手护着自己的部,哽咽着看了看年轻男人,见他把自己的身份证、银行卡和钱全部拿走了。

 还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下了,看着年轻男人所做的一切,她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恐惧,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再也休想逃出他的魔掌。

 张雷将黄美英的手机放回包里后,一手捏着她的身份证倒在她的身边,声说道:“好老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你的,所以我把你的东西全部拿走了,你没有意见吧!”

 黄美英羞红了脸摇着头,张雷看了看用双手护住部的中年美妇黄美英,笑着伸出手去将她的手从部拿开,然后握住她丰着说:“好老婆,你真美,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告诉你,我叫张雷。”

 黄美英一听,脸色顿时惨白起来,双眼出了更加恐惧的表情。张雷一看奇道:“你干什么?”

 黄美英羞红了脸低下头去疯狂的摇着头,从她的表情张雷似乎明白了什么,突然一把将她在身下,声道:“老婆,你怎么了,跟我说说,”黄美英只是羞红了脸抿紧了双

 张雷一看突然用手上的身份证打着她的粉脸,声道:“快说,快说。”黄美英双手护住脸,哭泣的说道:“我说,我说。”

 张雷一听才停止了打她的脸,一手抓住她前的房使劲的捏着,声道:“要叫我老公,”黄美英无限羞辱的哭泣着说道:“老公,我说,我,我认识你的母亲和父亲,”张雷一听愣住了。

 他紧张的坐起来说:“你是我爸的同事?”黄美英羞红了脸说:“我知道,你父亲叫章建强是公司部务科的副科长,而你母亲叫张清,是办的副科长。”张雷一听“哪你是哪个部门的?”

 黄美英羞红了脸说道:“我是劳资部门的工帐室的班长。”张雷一听笑了,他沉思了一会儿后,搂着黄美英温柔的说道:“好老婆,那你丈夫是哪一位呀?”

 黄美英羞涩万分的呻道:“他,他是机修厂的一名普通钳工。”张雷一听笑道:“哦,原来是个普通工人呀,记住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婆了,我就是你的老公,我会联系你的。”

 说完在她红润的双上亲了一下后,起身往外走去。黄美英一看突然羞红了脸叫道:“章,老公,”张雷笑着回头说道:“什么事,老婆?”黄美英无限羞辱的说道:“你把我的钱拿走了。

 我,我身上没,没一分钱,”张雷一听笑着看了看上被自己过后的美妇,声道:“老婆你没钱呀,哪好办,”说完他又走回到她身边,的笑道:“如果你想要钱,哪就为我吹一次吧!”

 说完从子里拿出一百元钱来在手上打着。黄美英一听粉脸更加羞红了,她娇羞无比的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男人,内心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想到丈夫每次在夜里都恳求自己用口去含他的茎时的表情,再想想此时,她只觉得自己就好象是一个女一样。

 张雷本就想羞辱她她,因为这样才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和兴奋,所以他的笑道:“来呀,快爬过来。”黄美英想到自己已经对不起丈夫了。

 自己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都被年轻男人夺走了,如果连樱桃小嘴也不留给丈夫的话,哪自己就真的是太下了,所以她摇着头,眼泪又一次的了下来。

 张雷一看,心里的火更涨了,越是得不到的东西玩起来就越刺,这是他的座右铭。于是他将手中的钱打得更响了,声道:“好老婆,听话,快过来,我出二百。”说完又出一张百元大钞。

 黄美英的粉脸更加羞红了,还是摇着头。张雷一看火大了,凶狠的说道:“你不听话了是吧?”

 黄美英一看年轻男人的双眼,她害怕了,只好慢慢的爬到年轻男人的身前,用颤抖的双手将男人子的拉链拉下来,慢慢将那无比大的茎掏出来。

 张雷兴奋的看着身下美的中年妇人用双手握着自己的大茎,一种无比刺的感觉象电一样在全身窜着。黄美英强忍着泪水闭上眼睛慢慢用自己红润的樱桃小嘴含住了年轻男人那沾有自己茎和味和男人特有腥味的大茎。

 “啊,”张雷兴奋的叫出了声,只觉得自己的大茎被一张温暖的小嘴紧紧包裹住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着他差一点就出来了,他不由自主的用双手抱住了美的中年妇人,缓慢的用着她那红润感的樱桃小嘴,这种感觉太了。

 黄美英羞辱的泪水不住的了下来,自己今天竟然将身上所有的处女地都奉献给了丈夫以外的男人。

 而且是一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岁的男人,她哭泣着用口套着年轻男人那大的茎,一种从内心深处涌出的受感充斥了全身。

 张雷越来越快的用大着美女的樱桃小嘴,低头看着自己的茎在她的小嘴里快速的进出着,征服,征服,再一次的征服。

 终于将美女的身心都占有了,虽然女的口技不是一而且还有些生硬,她小嘴里的银牙时不是的摩擦着自己的茎。

 但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让张雷觉得更加的兴奋,最后他将茎死死在美女的咽喉深处如火山暴发一般将大量的进了她的嘴里。

 黄美英只觉得自己的小嘴里的全是年轻男人出的,一种极其难受的感觉涌入心房,她快速的将男人的大茎从口中吐出来。

 大口大口的息着,咳嗽着。张雷在中年美妇黄美英的樱桃小嘴里后,只觉得全身舒服无比,低头看着嘴角仍在不断往外人的成美妇人,心里得意万分。

 将自己的宝贝放回子里后,用手上的两张百元大钞轻轻打着她的粉脸,声道:“好老婆,你的小嘴真是让老公我舒服得要死,这两百元钱就赏给你了,哈哈。”说完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成的中年妇人黄美英无限羞辱的趴在上痛哭着,两张百元大钞在她的散不堪的秀发上也发出了颤抖的哭泣声…
上章 都市卻龙 下章
>